半卷红楼轻似梦——共读《红楼梦》 品书汇(总第50期)
发布时间:2017-11-14 15:12:45 作者:陈凯【 】 浏览:160

当年瑛草误前盟,痴往金陵尘世逢。
半卷红楼轻似梦,不过顽石一场空。

——题记

  “蒋勋说,《红楼梦》是一本眷恋青春的书……”11月3日晚,江宁图书馆六楼,有一群小伙伴,正就着开展着一场尤为精彩的读书沙龙……
  这是本学期图书馆主办的第4期“品书汇”活动,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江宁图书馆读者活动中心进行,主分享人是孙丽同学,分享图书是曹雪芹的巨作——《红楼梦》。

  起初,众人谈论自己对《红楼梦》的看法。
  有同学说道:“我觉得《红楼梦》之所以可以超越其他书籍成为一个经典的存在,就在于它的哲学意义非常高。通篇所有讲的东西都可以归结到‘梦’这个字,或者‘空’这个字。而书中刻画的那么多人物都是非常丰富的,如果你专注地从头到尾看某一个人,你可以看出他思想的变化。我觉得这就是它是经典的一个原因。”
  另一位同学说:“我是从五年级看到课本里‘黛玉进贾府’那一段开始沉迷《红楼梦》,沉迷了好多年。今天我在来之前,我就在想,《红楼梦》这些年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。首先,在人生观上,书中的人物形象并没有正面或反面之分,所以我学会辩证看待事物。价值观,爱情观也很大,灵魂伴侣很重要……”
  现场红迷众多,对《红楼梦》都有各自的理解和感悟,更有人将前八十回看了十几遍,着实令人惊叹。

  活动正式开始,我们展开了第一个话题:最喜欢《红楼梦》中的哪个人物?
  大多数人的答案是黛玉、香菱、探春等人,主要原因是她们的真性情。
  此外,我们听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:刘姥姥。一个同学解释道:“在贫穷的情况下,一个人的品格其实很难保持。一开始刘姥姥去贾府打秋风,就是这样。但随着情节推进,刘姥姥好的一面慢慢展露出来,到结局刘姥姥收养巧姐,在那种生活条件下,她能保持一颗纯善的心,真的是做到了贫贱不能移。”
  而王同学说:“谈到女性解放,我最喜欢晴雯,再就是王熙凤,她们两个都是最有代表性的。特别是王熙凤到宁府去找尤二姐撒泼时,说了一句话:舍得一身宝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她这就是很有反抗的性格,特别是在当时女性很低的社会,她掌管着荣府的财政,这是很了不起的。而晴雯,晴雯是个丫鬟,兼有黛玉的孤高和熙凤的泼辣。她一直有所反抗,只是后来结局令人唏嘘……”
  还有同学最喜欢平儿:“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王熙凤身边的平儿?在贾府中基本每个人都有一点私心,有点不好的想法,而平儿非常难得地能保留自己的纯善,不管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可以没有私心地去帮助他们。凤姐对很多下人基本很严苛,很多下人都很怕他,但相对来说,凤姐很相信平儿,所以我觉得平儿是一个善良且非常有能力的人。”
 

  而后,在对贾宝玉的态度众人也展开激烈的讨论。
  王同学说道:“我们读《红楼梦》,有时可能免不了要用一种现代的道德价值来看待这些事情。就像看到宝玉对丫鬟的调戏,包括他与王公贵族不检点的行为,我们可能会对此有所批判。但我们反过来想,这是不是作者在如实地反映当时的社会现象以及人心本质呢?就像之前那位同学提到的,他在黛玉面前好像变了一个人,在宝姐姐、湘云面前又好像变了一个人。这是不是我们人性的一种复杂,你可不可能用同样的面目来对待所有人呢?你对待你的爱人,对待你的朋友,对待一些陌生人吗,是会用一样的态度吗?而且我觉得这正是红楼梦不朽的地方,作者用一种超脱世俗,超越时代的眼光来表现一种永恒的价值,一种佛家里众生平等的思想。”
  陈同学则有不同的看法:“我觉得,喜欢上很多不同的人,在那样封建的社会也很正常,但我觉得,宝玉作为黛玉的灵魂伴侣,黛玉那么高洁的一个人,配上她的人也应该保持跟她同样的灵魂的纯洁度。”
  最后,孙同学总结道:“书中也写到,警幻仙子说宝玉是‘天下第一淫人’,这里的淫是一种意淫,就是‘昵而敬之,恐拂其意,爱博而心劳’。对宝玉而言,‘爱博而心劳’形容就很贴切,宝玉本是这样一个泛滥而痴情的人。”

  在讨论中也发现,大家普遍认为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不是同一作者写的,同学们都举例表明自己的观点。
  “就拿林黛玉来做比较,前八十回从来不会具体描绘她,只是朦胧地处理,但到了后四十回穿什么衣服、吃什么东西、带什么首饰都写得特别贴切。还有一个就是贾母态度的转变,贾母一开始很支持宝黛的婚姻,但到了后来却对黛玉特别地无情,这类情节和人物前后是很矛盾的。”
  “在宝玉被紫鹃骗说黛玉要回苏州而发疯病的那一章,贾母是看得出来宝玉对黛玉的感情的,而从前面八十回来看,贾母那么疼爱黛玉,到后面又怎会那么忍心将他们俩拆散?”
  “还有宝玉和宝钗成婚当晚,贾母听闻黛玉去世的消息,也只是叹息流泪,还是决定先办好宝玉这边的事,甚至都没有想去看一下黛玉,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,她那么疼黛玉,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都死了,还说这种事情要放一放……”

  接下来是闲谈《红楼梦》中的戏剧。
  孙同学向我们介绍道:“书中提到不少戏剧,其实都有暗示在里面。比如说元春省亲时点了四处戏:《豪宴》《乞巧》《仙缘》《离魂》。《豪宴》的情节暗示贾家败落,《乞巧》暗示了元妃之死,《仙缘》则暗示甄宝玉送玉,而《离魂》是《牡丹亭》中的一段,暗示黛玉之死。”
  “还有宝钗过生日的时候,她点了一出戏,是讲鲁智深的,宝玉就记住了里面的一句话,叫做‘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’,你证我证,心证意证。是无有证,斯可云证。无可云证,是立足境。”
  谈着谈着,我们的话题转到哲学层面来了。
  谈《红楼梦》的悲悯与圆满,谈书中的禅与道,谈“一死生,齐彭殇”,谈酒神精神……
  “道是整体的和谐圆满,代表万物的根源与归宿。如果你能把人生当成一个整体来看的话,你就不会受制于局限片面的痛苦之中。整部《红楼梦》并没有褒贬谁,对书中所有人物都是以悲悯的眼光去看到,有因果,有命数……”

  不知不觉,图书馆的闭馆乐声已然想起,这一场《红楼梦》的思想盛宴也正式结束。不得不说,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奇书,书中的顽石一梦,三千大观,总会让你忍不住遨游其间。文字是很奇妙的东西,一言一句虽轻,却无不承载着生命的重量。有时候,一本书,一篇文,便可以成为我们心灵的砥柱。愿同样心爱文字,喜爱读书的你,在更多思想的交流下,磨洗自己的人生。南航品书汇,同样有你的一言之地!

Tags:
上一篇明故宫校区馆十二月“冬日暖阳”温情主题电影月
下一篇石景山老师做客“南航达人说”谈南航校园摄影

相关栏目